徐菁:关于商务部将配额外食糖纳入农产品进口报告管理目录的解读

期货

  核心观点

  由于自动进口许可的商品对外依存度较高或进口需求较大,商务部进一步出台了《大宗农产品(行情000061,诊股)进口报告和信息发布管理办法》,要求贸易商向土畜出口协会对一部分大宗农产品的进口信息详实备案,实际目的是为国家提供一些有可能对国民经济产生较大影响的农产品的贸易监测数据。

  市场预期的不确定主要来自于面对今年关税下调后丰厚的加工利润、配额外食糖进口审批权力的分散,行业自律是否能够持续奏效。我们认为,长期来看,减少农产品贸易保护甚至开放市场是一个大概率事件,但是至于白糖会不会全面放开进口甚至成为第二个大豆,我们认为概率很小。

  01合约的基差处于绝对的历史高位(500到700元/吨),合约价格存在被低估的可能。这种情况主要仍然来源于对明年进口预期的不确定性,因为当前01合约的价格基本上是目前配额外的进口成本(巴西不到4300元/吨,泰国高一点在4900元左右)。而进口相关政策落实的方式和成效有可能进入四季度才会真正明朗,如果到时进口并没有像预期中放量, 01合约的基差有可能会因为盘面上涨而出现大幅回落的情况。因此,后期应根据政策与进口情况灵活调整策略。

  详细内容

  本周一开盘,郑糖节前相对稳健的走势就瞬间被国家食糖进口政策放开的市场传闻打破,随后,商务部宣布将配额外食糖纳入《进口报告管理的大宗农产品目录》,许多投资者由于对这一政策比较陌生,很难直接提取到较为有效的信息。实际上,大宗农产品进口备案制度早从2008年起就已经实行,与《中华人民共和国货物进出口管理条例》和《货物自动进口许可管理办法》共同构成了我国自动进口许可管理政策体系。目前被纳入统计的农产品包括油脂油料(大豆、油菜籽、豆粕、玉米酒精、菜籽油、豆油、棕榈油、橄榄油)、乳制品(鲜奶和奶粉)、肉类(猪肉、牛肉、羊肉及副产品),都是我国进口需求比较强劲的大宗农产品,而食糖作为这其中唯一一个进口限制相对严格的商品出现在这一目录中,在这一特殊时期,无疑触动了市场某根敏感的神经。

  (1)大宗农产品进口备案制度是我国自动进口许可管理政策体系的一部分

  国务院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货物进出口管理条例》将进口货物分为禁止进口、自由进口和限制进口三大类。国家对自由进口的商品进口不受限制,通过自动进口许可制度对其进行管理。在这里,许可证的目的不是对付外来竞争,而是进行进口统计。而针对限制进口商品,国家则通过配额管理或者非自动进口许可管理(两者也可以结合使用)来进行行政干预。进口商必须向有关当局提出申请,经逐笔审核批准并发给许可证后才得以进口,这实质上属于一种非关税贸易保护措施。

  基于国务院这一管理条例,商务部与海关总署颁布了《货物自动进口许可管理办法》,对企业申请和使用自动许可证的流程进行了规范与细化。由于自动进口许可的商品对外依存度较高或进口需求较大,商务部进一步出台了《大宗农产品进口报告和信息发布管理办法》,要求贸易商向土畜出口协会对一部分大宗农产品的进口信息详实备案,实际目的是为国家提供一些有可能对国民经济产生较大影响的农产品的贸易监测数据。

  (2)配额外食糖进口纳入备案管理的两层政策性意义

  在产不足需的背景下,国家通过实行自由进口来补足部分农产品产需缺口,因此被纳入自动进口管理许可体系中的商品对外依赖度很高,供给与价格极易受国际市场的影响。但我们看到,同属于这一体系中的木薯、大麦、高粱等农产品却并未被纳入进口备案管理之中,很有可能是因为这些品种本身需求体量相对较小或可替代性较强,产需缺口与价格波动对民生、物价、通胀率影响较为有限。因此,配额外食糖被纳入进口备案管理,一方面足以证明白糖产业在国民经济中的重要战略地位,意味着对其进口的监督将更细化与严格。另一方面,糖业协会与土畜出口协会共同办理食糖进口备案工作,也一定程度上证实了市场此前的猜想:过去由糖业协会所主导的配额外进口相关的审批权力,似乎有向土畜出口协会分散的趋势。

  (3)预计郑糖中期走势将陷入较为胶着的状态

  仅从目前的信息来看,大宗农产品进口备案制度实质是配合和服务于自动进口许可体系的统计与监督的工具,因此并不能够直接体现出国家对于出口放松与否的政策态度,对于政府决策的揣摩应当进一步结合当下的经济与国际环境共同考量。

  在全球经济形势疲弱的环境下,三季度预计国际原糖价格将继续面临来自宏观因素的施压,下半年我国的进口数据需要非常紧俏才有可能进一步为郑糖留出一定反弹的空间。而市场预期的不确定主要来自于面对今年关税下调后丰厚的加工利润、配额外食糖进口审批权力的分散,行业自律是否能够持续奏效。我们认为,长期来看,减少农产品贸易保护甚至开放市场是一个大概率事件,但是至于白糖会不会全面放开进口甚至成为第二个大豆,我们认为概率很小。进口大豆大部分是转基因品种,主要是为满足养殖需求,并没有过多挤占国产非转基因大豆的食用需求。2019年我国大豆进口量是2000年的6倍,但国产大豆播种面积基本保持稳定,总产量甚至增加了17.5%。而对白糖来说,进口与国产的品质和使用领域并无显著区别,也就是说实行大豆的进口政策,国产糖基本可以完全被进口糖替代,意味着我国的制糖工业将直接受到严重冲击。制糖业关乎广西、云南等地区广大蔗农的生计,在当前疫情对人民生活和生产都造成了重大打击的环境下,国家政策应当仍以惠民和维稳为主,对于未来政策预期不必过分悲观。

  我们预计,本榨季由于国内走私控制情况较好,食糖正规进口量稳中略增,受益于夏季消费旺季与上一榨季的低结转,进口糖流入对现货市场的冲击相对有限,强基差未来带动期现回归,未来09合约继续向5200元左右的位置靠拢。

  01合约的基差处于绝对的历史高位(500到700元/吨),合约价格存在被低估的可能。这种情况主要仍然来源于对明年进口预期的不确定性,因为当前01合约的价格基本上是目前配额外的进口成本(巴西不到4300元/吨,泰国高一点在4900元左右)。而进口相关政策落实的方式和成效有可能进入四季度才会真正明朗,如果到时进口并没有像预期中放量, 01合约的基差有可能会因为盘面上涨而出现大幅回落的情况。因此,后期应根据政策与进口情况灵活调整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