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亏近800亿!为收购农化巨头 接盘12.5万宗除草剂“致癌”诉讼 拜耳图什么?

商业

  2018年6月7日,德国制药和农化巨头拜耳宣布完成对另一农化巨头孟山都的收购,然而,孟山都的一款除草剂产品多次遭到消费者起诉,截至今年二季度已为拜耳“招来”12.5万宗诉讼案,也严重拖累了拜耳的业绩。

  近日,德国制药和农用化学品巨头拜耳公司(Bayer)发布财报显示,其第二季度净亏损95.48亿欧元(按8月6日汇率计算,约合人民币787.79亿元),创下近10年来的最大单季亏损。

  针对巨额亏损,拜耳表示,为支付多项诉讼和解协议的赔偿款,其在第二季度计提了超过百亿欧元的特殊项目支出,而这些诉讼大部分源于拜耳前两年重金收购的公司孟山都。

  接手诉讼缠身的孟山都

  2018年6月7日,拜耳宣布完成对农化公司巨头孟山都的收购,收购金额为625亿美元。两个月后,孟山都的一款除草剂农达(Roundup)被判定造成美国一名学校园丁患上癌症,拜耳被要求赔偿2.89亿美元。

  实际上,孟山都的该款产品一直饱受争议。资料显示,农达主要成分为草甘膦。世界卫生组织下属癌症研究机构曾于2015年表示,草甘膦“可能”致癌。

  尽管孟山都一直坚称农达是一款安全的农产品(行情000061,诊股),但自2018年起,加州法院连判三起相关案件败诉。法院认为,公司未能对使用者作出有效提醒和警示,有疏忽过失,需支付巨额赔款。

  近两年,拜耳因农达多次遭到消费者起诉。据财报显示,截至今年第二季度,农达已为拜耳“招来”12.5万宗诉讼案。

  6月24日,拜耳公司发表声明称,就农达除草剂引发的近10万起诉讼,愿意支付101亿美元至109亿美元,达成庭外和解。其中,88亿美元至96亿美元将用于解决当前的诉讼案件,其余的12.5亿美元用来应对未来可能遇到的诉讼。

  拜耳首席执行官沃纳・鲍曼(Werner Baumann)表示,“农达诉讼案的庭外和解是在正确的时间采取的正确行动,它解决了公司当前大多数的索赔问题,并建立了明确机制来应对潜在的诉讼风险。考虑到持续多年的诉讼给公司带来的重大财务风险以及对公司声誉和业务的相关影响,这笔大额费用的支出是合理的。”

  另外,拜耳还将斥资4亿美元解决孟山都麦草畏除草剂(Dicamba)引发的官司,以及8.2亿美元解决多氯联苯(PCBs)造成水污染的官司。

  据了解,拜耳公司将用自有资金和剥离动物保健业务所获得的收入来支付上述巨额赔偿款。

  8月4日,拜耳宣布已正式完成动物保健业务的剥离交易,礼蓝动保(Elanco Animal Health)成为最终的接手方,交易金额为68.9亿美元。其中,拜耳可获得51.7亿美元的现金,以及礼蓝动保7290万股股份。

  处方药业务受疫情影响

  除在孟山都诉讼案中受挫外,受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的影响,今年第二季度拜耳的另一大主营业务处方药销售也呈下降趋势。报告显示,拜耳第二季度销售额约为100.54亿欧元,同比下降6.2%。而其上半年销售额为228.99亿欧元,同比下降0.3%。

  具体到处方药业务来看,第二季度该项业务的销售额为39.92亿欧元,同比下滑8.8%。而纵观今年上半年,处方药业务销售额亦同比下滑2.5%,为85.38亿欧元。对此,拜耳表示,原因主要在于新冠疫情所带来的影响以及中国市场的压力。

  其中,受疫情影响,公司眼科药物和放射业务产品销售额都大幅下降,但目前略有回暖迹象。拜耳预计,这部分业务将在今年年底迎来复苏。

  不过,由于中国市场的带量采购政策给拜耳带来的压力并非短期内能够缓解的。报告显示,拜尔第二季度销售额幅度最大的产品为治疗糖尿病的阿卡波糖片(商品名“拜唐苹”)。

  据了解,今年一月份在上海举行的第二轮国家药品带量采购的招标现场,拜唐苹报价不到0.2元一片,以全球最低价让福元医药和华东医药(行情000963,诊股)爆冷出局。不过,这个低价现在开始出现后续效应。

  拜耳指出,中国地区带量采购的实施,使拜唐苹的销售量出现增加,但销量的增加并不能抵消其价格大幅下降带来的损失。今年二季度,拜唐苹的销售额仅为4000万欧元,同比下滑74.2%。而从上半年整体情况来看,拜唐苹销售额为1.56亿欧元,同比下滑54.4%。

  记者注意到,在即将到来的第三批带量采购中,拜耳的另一重磅品种莫西沙星氯化钠被纳入其中。参考拜唐苹中标后的“惨状”,此次集采拜耳是否还会对莫西沙星氯化钠注射液给出低价?其又将如何应对中国地区医改政策对公司业绩带来的影响?

  对此,《国际金融报》记者向拜耳中国发去采访提纲,截至记者发稿时,尚未收到相关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