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基金公司德邦基金发行新品不易 德邦惠利混合能否顺风启航

商业

    Photo by Hello I'm Nik on Usplash

    《金证研》沪深金融组 杨冰/研究员 苏果 洪力/编审

    2020年上半年来,随着中国股市整体向上的趋势基本确立,交投越来越活跃,投资者的热情再次被点燃,基金公司也趁着东风发行了大量的权益类基金。头部基金公司爆款产品频出,中小型基金也没闲着,也搭便车发行了不少的新基金。小型基金公司德邦基金也在今年6月份,发行了混合型基金德邦惠利混合A/C,该基金的认购期为2020年6月29日-2020年8月14日。

    对于德邦这样的中小型基金公司来说,受制于自身的投研实力、渠道实力、品牌号召力,以及过往的业绩,新基金的的发行困难重重。德邦惠利混合A/C,这只新发基金能否顺利地成立?又能够募集到多少资金?这些都得打个问号。

     

    一、吴昊年化回报率低走,旗下基金规模超迷你频清盘

    德邦惠利混合A/C,拟任基金经理为吴昊。公开资料显示,吴昊2017年8月加入德邦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担任事业二部总监助理,2017年12月25日起任德邦稳盈增长灵活配置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基金经理。

    吴昊具有十年的证券从业年限、十年的证券投资管理从业年限、5.05年的基金经理从业年限,现任基金资产总规模为6.12亿元,任职期间最佳的基金回报为38.92%。吴昊现管理着二只混合型基金德邦福鑫灵活配置混合A/C、德邦稳盈增长灵活配置混合,还曾管理过德邦多元回报灵活配置混合型A/C。

    十年的证券投资管理从业年限,5.05年的基金经理从业年限,吴昊的从业年限不低,那他的管理业绩怎么样呢?

    参考同花顺iFind数据,截至2020年7月31日,任职基金几何总回报为61.45%,几何平均年化收益率为6.69%,算术平均年化收益率为4.34%。

    吴昊管理业绩最好的基金为德邦福鑫灵活配置混合A,该基金成立于2015年4月27日,截至2020年7月31日,成立以来的净值增长率为35.17%。吴昊是从今年的5月11日开始与另一名基金经理共同管理该基金,而到了2020年7月17日,改由吴昊独立管理。综合统计数据看,吴昊在管理德邦福鑫灵活配置混合A的84天任期内,业绩回报为38.38%。

    这是吴昊所管理的基金中业绩最好的,但这业绩并不具有可参考性,因为任职的时间太短了,仅有80多天,无法去合理地衡量其业绩。吴昊从五月份接手后,上证指数从五月份初至2020年7月31日上涨幅度最高达到了23.42%。任职时间太短,再加上接手时处于股市上风向,无法单凭一只基金业绩来考量其真实的管理水平。

    更重要的是,该基金的规模实在是太迷你了,截至2020年6月30日,基金规模仅有0.02亿元,处于清盘危险中。在该基金的二季度的季报中已经有所提示:本基金本报告期内连续二十个工作日以上出现基金资产净值低于五千万元的情形,截至本报告期末,本基金基金资产净值仍低于五千万元。

    这不是吴昊所管理基金第一次遇到面临清盘的窘境,其管理的德邦多元回报灵活配置混合,就因为规模实在是太低,早在2018年12月05日清盘了事。德邦多元回报灵活配置混合A/C,成立于2016年1月27日,终止于2018年12月05日,清盘时基金规模仅剩下0.01亿元。德邦福鑫灵活配置混合A/C,大概率会与德邦多元回报灵活配置混合A/C殊途同归,最终走向清盘。

     

    二、操作保守攻击力差踏空牛市,业绩跑输大盘及同行成常态

    在吴昊所管理的基金中,任期最长规模最大的当属德邦稳盈增长灵活配置混合,该基金成立于2017年3月10日,截至2020年7月31日累计净值仅为1.07元,成立至今的净值增长率为7.34%,截至2020年6月末的基金净资产为5.82亿元。

    早在2017年12月25日,吴昊就开始参与到德邦稳盈增长灵活配置混合的管理,直到2018年11月28日后开始独自管理该基金。从2017年12月25日-2018年11月27日的任期内,任期回报为-28.37%。从2018年11月28日-至2020年7月31日的1年又248天的任期内,任期回报为34.60%。

    德邦稳盈增长灵活配置混合A,2019年净值增长率为27.84%,同类平均为32.00%,同期沪深300涨幅为33.59%。2020年初至2020年7月31日,净值增长率为12.07%,同类平均为28.78%,沪深300涨幅为14.61%。通过2019年及2020年7月31日的业绩对比,可以看出该基金的业绩不仅是大幅落后于同类平均,也大幅的落后于沪深300涨幅。

    业绩弱后的原因,我们可以从仓位配置来分析。该基金2019年3月31日时股票仓位为80.20%,但到了2019年6月末时大幅降到了42.29%,从这以后一直都维持着低股票仓位,2020年6月末时股票仓位降到最低仅为22.21%。如果说2019年2季度的低仓位,是为了规避当时大盘向下的系统性风险的话,那么在2019年余下的时间里还保持着如此低的仓位,导致该基金踏空了2019年的结构性行情,业绩跑输同类平均和沪深300涨幅也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2020年一季度,由于受到了新冠疫情及外围股市的影响,股指一度大挫。但在经受住一季度下挫冲击后,二季度的股市慢慢地企稳上升,这个时候还保持着如此低的仓位,不知道是基金经理自己的独立判断,还是基于德邦基金投研部门的研究判断?

    基金经理吴昊在该基金二季度的季报中,对于投资策略这样表述:全球主要经济体金融市场在经过第一季度的短暂的快速下跌后,在第二季度均出现较大幅度反弹,美国纳斯达克指数更是创出历史新高,A股各主要指数也在第二季度出现大幅度的上涨,沪深300第二季度涨幅超过6%,创业板指涨幅更是涨幅超过30%,创业板指创出3年来新高。本基金当前采取追求稳定收益,控制回撤的投资策略。股票以高分红、高ROE、低估值的结构为主。债券配置则以收益相对稳定的中短期品种为主。

    从上述该基金经理的表述中,可以看出吴昊在二季度主要是采取稳定收益,控制回撤的保守投资策略,只是这种策略未免太保守了,对于基金经理来说缺少对宏观经济及股市走向的预判力。

    落后的业绩也与基金重仓股有很大关系,该基金前十大重仓股分别是贵州茅台、美的集团、中国平安、格力电器、五粮液、立讯精密、招商银行、平安银行、中国银行、农业银行。从其重仓股来看,主要是偏大盘蓝筹股尤其是银行股,占到了一半。虽然也有着像贵州茅台、五粮液这样的大消费股,但这些消费股所占的仓位并不大,前十大重仓股更是没有医药、科技这些上半年涨势强劲的板块踪影。

    低仓位和重仓银行股导致了德邦稳盈增长灵活配置混合A,在今年这波行情中保守有余进攻不足,涨幅上远远落后同类平均水平和沪深300涨幅。面对2020年下半年的慢牛行情,吴昊在投资策略和选股策略上是否会有比较大的改变,能否迎头赶上,只能拭目以待了。

    可以看到,吴昊管理的基金要么因为规模太小早已清盘,要么规模实在是太低时时面临清盘的危险,要么因为操作太保守导致业绩大幅落后,对于吴昊拟任的还处于招募期的新基金德邦惠利混合A/C来说,首募的规模能够有多少亿呢?

    或许在“帮忙”资金的支撑下,基金能够勉强成立,但是往后的日子里业业绩怎样,又能够走多远谁都没有底气。

    管中窥豹可见一斑,吴昊所面临的困境,不仅是对他个人管理能力存疑,更是对德邦基金的投研实力存在巨大的问号。羸弱的投研实力,欠佳的业绩表现,小基金公司就算是面对牛市,在头部公司的碾压下,也是发行困难生存不易。或许这就小基金公司的宿命,这就是血淋淋的现实,无奈但又无法打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