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苏“埋雷” 美国财政赤字爆表

财经

  美国又一项数据“爆表”――财政赤字达到创纪录的3.13万亿美元。原因无他,疫情的突袭让美国政府不得不大幅撒钱,失业补助、小企业援助以及帮助受疫情影响严重的行业等等,任何一项都意味着美国政府绝对不能选择在这时候“勤俭持家”。但真正让人担心的,却不只是一个赤字问题,债务或许才是美国更大的雷,现在“这颗雷”占GDP的比重已经达到了102%,70多年来首次超过经济规模。

  旨在缓解疫情冲击的经济措施意料之中地导致美国财政赤字的增长,只是规模多少有些出人意料。当地时间16日,美国财政部公布的报告显示,在截至今年9月30日的2020财年,美国的财政赤字高达创纪录的3.13万亿美元,相比较而言,上一财年的预算赤字仅有9844亿美元,即比上一财年多了大约两倍之多。在这之前的纪录由2009年所创下,那一年美国财政赤字也不过1.4万亿美元。

  “账本”显示,2020财年美国财政收入约为3.42万亿美元,略低于上一财年的3.462万亿美元。财政支出约为6.552万亿美元,高于上一财年的4.447万亿美元。2020财年联邦财政赤字占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重也从上一财年的4.6%升至15.2%,创1945年以来新高。

  财政赤字的直线上升或许情有可原。在这之前,因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冲击,美国政府推出了一系列经济刺激计划,数据显示,自今年3月以来,美国国会已经出台了总额大约3万亿美元的经济纾困法案,包括发放失业救济、现金支票、小企业贷款、补助在疫情中受影响严重的航空公司等,不过大部分援助项目在8月初就已到期。

  现在看来,即便赤字已经“爆表”,但情况似乎还没到严重的时候,毕竟眼下最关键的问题是恢复经济,尤其是在疫情再次暴发势头愈演愈烈的关键当口。《华尔街日报》也援引多位经济学家与美联储官员的话称,恢复经济增长是首要任务,削减赤字可以后行。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孙杰也称,最近大家讨论的现代货币理论,其背景也是怎么看待赤字的问题。从历史或者现代货币理论来看,最核心的还是担心通胀问题,不过就目前的情况看,通胀还上不来,都是努力用货币政策拉通胀,而不是像之前一样压通胀,通胀没起来就不是太大的问题。

  但孙杰也提到,通胀现在没起来不代表以后起不来,以后起来了就是“大灾难”,也是因为目前通胀没有起来,所以才会比较放开地采取各种措施。此外,他也提到,特朗普上台以来,包括其推出的减税等措施导致政府的预算赤字本就在不断升高,而这次财政赤字的激增也主要来自于3月以来的财政刺激措施。

  值得注意的是,眼下两党还在就新一轮的刺激计划博弈,而规模也是目前困住两党的主要原因。本月稍早时候,由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通过的一项提案提议刺激规模为2.2万亿美元,而共和党提出的刺激规模仅为5000亿美元。特朗普政府此后提出了一项规模达1.8万亿美元的刺激计划,但遭到两党反对。

  赤字不是问题,但不代表没有问题。为了弥补预算空缺以及保证巨额支出推动复苏,美国财政部出售了大量新发证券,这就导致公众持有的政府债务开始飙升。美国独立研究机构联邦预算问责委员会主席马娅・麦吉尼亚斯也在16日发表声明说,美国财政部数据显示,2020财年美国公共债务达21万亿美元,相当于美国GDP的102%,而上一次美国公共债务超过经济总量还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时。当即,麦吉尼亚斯便表示,经济复苏后美国应重视削减债务,因为债务增长过快的经济难以持续。

  在孙杰看来,债务是比赤字更值得担心的问题。孙杰称,危机的时候是政府替代了私人部门,政府认为自己有足够的偿债能力,不会出现所谓的破产,而且可以通过制造通胀慢慢把债务抹去,当然不能通过恶性通胀。但市场真正担心的是政府债务能不能偿还的问题,毕竟主权债务危机一直都有,化解主权债务危机又是一系列问题。此外,债务最严重的就是和负利率结合起来,鼓励大家去贷款,所以从整体上讲,债务带来的问题就是一方面债务本身总有到期的时候,涉及到还不还得上的问题,另一方面就是负利率会刺激债务不断扩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