炸锅了!金融机构要降薪?5家银行集体辟谣 行业人士这样说……

银行

  8月5日起,关于国有金融机构尤其是银行要大幅降薪的消息传播甚广,引发广泛关注。8月7日凌晨,被点名的中农工建四大行及中信银行(行情601998,诊股)回应:目前没有降薪的计划和安排

  “银行降薪”不是新鲜话题,此次讨论度颇大,是因为有一定现实政策背景。

  有消息称,降薪是为配合落实6月17日国常会提出的“金融系统全年让利1.5万亿元”目标。此外,也有银行近期发文,将大力推进“开源节流、降本增效”工作,达成费用成本“双控”。

  部分银行内部人士表示,近几个月来工资收入出现实质性下降,但未表示降薪是否与传闻有关。保险公司人士则回应称,“目前没有相关的降薪动作”,“我们哪有降薪空间?”。

  券商、银行、保险

  哪个行业薪酬高?

  “降薪”戳动了大部分人的神经,是因为在人们的认知里,金融机构普遍薪水较高。

  那实际情况如何呢?

  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金融业工资在社会全行业中的确相对较高。数据显示,2019年全国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为90501元,金融业以131405元位列第三,次于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是全国平均水平的1.45倍。同期,全国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为53604元,金融业以76107元位列第二。

  但是着眼于行业内,不同业态、企业收入差距颇大,和自身盈利能力和企业性质有关。

  01

  券 商

  Wind数据显示,2019年,A股38家上市券商的年人均薪酬为46.57万元。其中,中信证券(行情600030,诊股)的年人均薪酬位居榜首,达79.20万元

  不过,券商发钱多是因为挣得多。Wind数据显示,38家上市券商人均创收155.62万元

  由于券商收入和证券市场行情密切挂钩,人员薪资也会随着行情的变动而波动。2019年,证券市场回暖,资本市场深化改革开启,券商各项业务条线也较2018年收入增多,所以相较2018年多数券商的人均薪酬均有增长。

  02

  银 行

  根据部分上市银行披露的2019年年报计算,这是上市银行员工的年均薪酬(包括工资、奖金、津贴、补贴)超过22万元,其中平安银行(行情000001,诊股)以人均48万元的年薪遥遥领先。

  炸锅了!金融机构要降薪?5家银行集体辟谣 行业人士这样说……

  这么一算,在平安银行工作都快赶得上券商了。等等,先别被这些数字唬住了。一位平安银行员工表示,基层员工的年薪拿不到这个数字,一般中层员工还是可以的。

  “随着平安银行对于金融科技的推进,科技相关领域的员工薪酬水平要比同级别的其他员工薪酬要高。”该员工透露。事实上,近两年,各家银行均加大了对于科技的投入,高薪聘用金融科技人才,并由此带来员工薪酬开支的增长。

  可以看出,银行人均薪酬整体呈现“股份行>;城商行及农商行>;国有大行”的结构,这主要是因为,股份行人均产能、高学历员工比例高于多数国有大行,而且股份行机制更为灵活,也更为市场化,面对较为激烈的市场竞争,需要提供更高的待遇来吸引人才。

  银行业内人士表示,在衡量薪酬时,除了参考平均薪酬,还要考虑一些因素,如整体薪酬与实际到手工资之间的差距,地区资源禀赋的差异,条线和岗位的差异以及职级带来的薪酬差异等,“东、西部不同地区网点的员工收入差异很大,同一网点的员工不同的岗位收入差异也很大。”

  03

  保 险

  2019年上市保险公司员工的平均年薪为21.54万元

  炸锅了!金融机构要降薪?5家银行集体辟谣 行业人士这样说……

  从上市公司的薪酬情况能看出,保险与券商、银行存在不小差距。事实上,整个保险业薪酬水平在金融领域垫底,相比其他业态,本身的降薪空间最为有限

  从行业内部来看,保险公司收入的“二八法则”明显,即80%的收入掌握在20%的人手里。广大保险基层员工待遇普遍不高,往往一些市场化主体的高管薪酬拉高了行业平均水平。

  2019年,有15位上市险企董监高的税前薪酬超过500万元,其中有7位高管年收入在千万元以上。据公开数据,7位千万年薪高管中有6位来自中国平安(行情601318,诊股),友邦集团CEO兼总裁黄经辉则以7393.62万元年薪高居榜首。

  一位在头部保险集团总部任职的员工表示,该集团北京总部内的普通员工平均税前月薪在1.5万元到3万元之间

  这样的薪资水平,已是集合了“北京”、“头部”、“总部”这样的天时地利。更何况,覆盖人群不包括保险业占比颇高的营销员大军。银保监会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年初,保险营销员达806.94万人,而《2018中国保险代理人基本生态调查》发现,800万保险代理人里面,约一半的人月收入在6000元以下,月收入2万元以上者仅占9.2%。

  薪酬是怎么定的?

  从薪酬数据上可以看出,金融机构尤其是国有大行、保险公司的降薪空间并没有那么大。那么金融机构薪酬到底是如何决定的?从决定机制上来说是否存在降薪可能呢?

  国有大行高管薪酬的确定一直较为明确。根据国家有关规定,2015年1月1日起,工行、建行、农行、中行的董事长、行长、监事长以及其他副职负责人的薪酬,按国家对中央企业负责人薪酬改革的有关政策,即按照《中央金融企业负责人薪酬管理暂行办法》执行。建行曾披露,根据国有企业负责人薪酬改革相关政策,该行中央管理企业负责人薪酬包括基本年薪、绩效年薪和任期激励收入三部分。

  对于员工的考核各行亦较为明确。例如,中行薪酬分配遵循“以岗定薪,按绩取酬”的原则,员工薪酬由基本薪酬、绩效薪酬和福利组成。其中,基本薪酬水平取决于岗位价值和员工履职能力;绩效薪酬水平取决于集团、员工所在机构或者部门以及员工个人业绩考核结果,并与业绩、风险、内控、能力等因素挂钩;福利主要包括社会保险、住房公积金、企业年金以及其他非现金薪酬,按照当地监管政策依法合规进行管理。

  2019年,根据国务院部署,财政部推动实施了国有金融企业工资决定机制改革,按照市场化原则核定工资总额。在此次回应中,四大行表示,工资总额按照该机制核定,遵循市场化基本原则和公司治理要求,2019年工资增长与利润增长保持匹配。

  2020年初,财政部下发《国有金融企业工资决定机制实施细则》(以下简称《实施细则》),对国有金融机构的薪资调整给出了明确的测算公式,在该公式下,国有金融企业工资总额主要是受到净利润增幅影响,若净利润增幅为负,企业工资总额或将下调。《实施细则》还明确,金融企业未实现国有资本保值增值的,工资总额不得增长,或者适度下降。其中国有资本减值幅度超过10%的,工资总额降幅原则上不低于5%

  薪酬考核机制正发生变化

  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董希淼直言,这些年来,银行业员工薪酬有涨有跌,近两年以及未来一段时间不存在普遍涨薪,也不会大幅度降薪。

  在董希淼看来,目前存在不同银行业绩分化加剧,以及同一银行不同岗位薪酬分化加大这两个趋势。

  “第一,不同的银行经营业绩分化会加剧。经营状况好的银行可能会更好,经营不善的银行业绩可能会变得比较差,甚至负增长,薪酬分化也将相应地加大。第二,同一家银行不同岗位的薪酬分化会更加明显。例如,因金融科技被重视,网络金融、技术研发等部门与岗位,会加大对其的薪酬激励,包括短期和中长期激励。而可被技术替代的、技术含量比较低的岗位,薪酬下降是自然的。”董希淼说。

  董希淼表示,根据财政部门要求,国有金融企业工资决定机制正在发生改变,国有金融企业薪酬水平与服务实体经济以及自身效益增长,风险控制这些指标更紧密挂钩。如果经营业绩下降,薪酬可能下降;如果经营业绩上升,薪酬则可能上升。是工资的决定机制在改变,薪酬结构在优化,传言中整个银行业大幅度降薪的判断是不能成立的

  基于上述情况,董希淼谈到,“即便是同一个人,不同年度的经营业绩、管理绩效不一样,薪酬可能也会不一样。之前普遍涨薪的情况可能不存在了。”

  有银行业分析师认为,今年受市场环境、政策导向、舆论等多重因素影响,银行业全年整体利润实现可能面临增长缓慢或下降的巨大压力,净利增速下降不可避免会对员工薪酬产生影响。

  有国有大行中层管理人员表示,并未明确收到与降薪相关的通知与要求。从近期工资收入来看,月度工资并未发生变化,但绩效维持不变甚至有所下调。“按照往年的情况来看,绩效一般都会有呈上升的趋势,现在维持不变已经很难,相当于变相降薪。”

  另有城商行员工表示,虽然所在银行没有提出降薪,但明显加大了考核力度。由于疫情影响,业绩指标难以完成,最终就体现为绩效工资的下降。